總是過了子夜才回到能看到捷運站月台的房間裡,,
 在我習慣的深夜裡,,我悉哩呼嚕的在家裡桌前廚房床鋪上活動著,,
 非到天微明不罷休,,吐了吐唏噓,,我攤著昏沉著睡去,,

jeree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