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想見不能見的傷痛   有一種愛還埋藏在我心中...
                                                                     我只能把妳放在我的心中...
 
                 這一種想見不能見的傷痛     讓我對妳的思念越來越濃...
                                                                             我卻只能把妳放在我的心中..."

                           淺淺的  彭佳慧,  聽說愛情回來過。

      工作多到冰箱冰不下,是目前大叔生活的寫照,每天奔波於農場現場與電腦桌前的paper work,現況逼的我得在這個週末前將所以有的工作完成,這是菜鳥的宿命。壓力與怠性,讓我雖然腦中有許多想寫的題材,卻遲遲未能動工...

網誌上有許多親朋好友的連結,這次就開個分類來聯播些厲害腳色的文章,一碼讓我充充版面,二碼大家交流交流..嘿嘿..

     這次的主角-Henry,帛琉的精品店商,大叔的酒肉朋友,還在苦勸他去學潛水,酷愛拍攝夕陽,酷愛在PPR拍攝夕陽,早在國中時代就嗑完金庸全集、四書五經等等,想想我國中還在K小叮噹,well不是哆啦ㄟ夢喔,專科狂戀小丸子,大學則是每天要看鐵獅玉玲瓏..ㄟ@@~不是啦~我是要說Henry的文學素養早在十幾年前就養成了..


 

 


 @回贈 Henry一張 夕陽,什麼?沒看到太陽..阿是不會看看燈就好喔..



2006/1/31
   眼淚的故事                                                                              
 
        很久以前,有一個男孩,總是學習著忍住哭泣。因為他認為,輕易地流眼淚會顯示出自己的懦弱,那是那些所謂的另外一種生物名叫女孩,的專利。

       

        不過,以前哭的機會不多。

        痛,是在那時候最能產生淚水的原因。

       

        跌倒時擦傷,男孩認為不痛,那是有點刺熱刺熱的感覺;雙氧水滴在傷口上,那一瞬間是有符合痛的感覺,不過忍耐一下,很快過去,也可以接受。倒是每次傷口跟雙氧水結合所出現的泡泡,更能引起男孩的興趣。

        有時候被燙傷,男孩也認為那不叫痛,熱到了極致,反而有些涼涼的,這是男孩被燙到的一個結論。還可以忍受。

        上了學,考試考不好,被打的時候也不是太痛。在學校吃老師的藤條,家裡吃老媽的掃帚。都還可以忍受。比較難忍受的是一種酸酸的感覺,那是一種不甘心,明明努力了卻沒有得到回報的不甘心。

        酸,是在那時候最能產生淚水的原因。

        頭一次聽到所謂的心痛,是從他的失戀的同學口中說出來的。失戀的痛,男孩沒有什麼感覺,心痛?更是沒有聽過心也會痛。男孩知道的是,跟他說完話的那個男同學,在十五分鐘之後,因為在學校走廊上割腕而送醫。割腕?男孩怎麼也想不透為何會有人去做那麼吃力不討好的動作,割腕會痛,一痛又要忍住流淚。何必如此多此一舉。

        沒幾年,他也到了心會痛的時候。那是整個心糾結成一塊,像是有人用盡力氣像擰抹布一般,把心臟裡面的血液擰得一滴不留。呼吸快要停止,頭部產生暈眩,整天像丟掉腦袋,腦子一片空白。這時候他體會到這真的比割腕還痛。可是,眼淚還是忍住,沒流下來。

        原來,不只心痛會想流淚。心酸更是刺激淚線的主要武器。看見她對別人笑,看見她為別人哭,那也是另外一種的不甘心,忌妒與羨慕,鼻子酸酸的,心裡酸酸的,另外像是聞到阿摩尼亞的味道,有想吐的感覺。但,還是沒有看到眼淚在男孩的眼框打轉。

        漸漸地,男孩長大了。刺激淚線的機率越來越大。當兵時候,心理與生理的折磨。工作的時候,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成功時別人有話說,失敗後落井下石的更多。可是,男孩的淚線卻越來越強壯,切洋蔥時掉眼淚的機率無限大於這個時期因為情緒上而落淚的機率。

        這個時候,他遇到了一個愛哭也愛笑的女孩。相愛沒有原因,並不會因為她忍不住哭就不愛她。男孩只是好奇,兩人約會看電影的時候,有時候電影劇中人在哭,她也跟著哭,相反的,男孩露出了燦爛的微笑。

        『你~在~笑什麼?笑~什~麼~~~?!』女孩眼框紅紅的,瞪著他,說。

        『沒有什麼,只是覺得這有什麼好哭的?而且,我喜歡看你哭,你哭的樣子好美。』男孩的笑容更燦爛了。

        『你~~變態啊你~~!』當然,之後的場景跟任何普通的戀愛電影甜蜜場景並無兩樣,略表不提。

        這個時期,男孩第一次經歷了沒有任何需要忍住眼淚的機會出現。

        之後,不出觀眾所料,老天給了男孩此生當中最大的眼淚危機。

        男孩坐在機場裡,一張往國外的機票,攢在手裡。昨天已經說好的約定,可是,她沒有伴隨著另外一張機票出現。他知道要她為了他放棄國內的親人朋友是非常困難的決定。男孩心想,昨天才作好的約定,怎麼?變化得那麼快?不是都已經辭掉了工作,說服了家人?難道?有什麼意外?

        只見此時手機簡訊傳來『43  61  7463737393』他們彼此才知道的簡易密碼,密碼的意思是:『對不起』。那是有一次兩個人在開玩笑說,如果對方萬一有什麼意外例如被綁架之類的,此密碼可確定是對方傳的消息。當初只是玩笑話,這次卻用上了。

        沒有意外,沒有綁架,沒有什麼觀眾期許的悲慘劇情。純粹地只是,女孩,放不下身邊的一切,臨時改變主意,不去了。

        這次,跟以往不一樣。像是整個人沒了四分之三,只剩下一點點力氣走路,通關,坐下,再一次,聽廣播,走路,上飛機,坐下。聽到『叮!』的解除安全帶聲時,才發覺,旁邊少了一個人,生命少了一大半。

        已經到了沒有辦法去控制不流眼淚的局面,才諷刺地發現,

        淚,已經流不出來了。

        男孩來到了他鄉,安置好一切。急切地想要在MSN上和女孩聯絡,可是,兩人在地球的兩端。一個黑夜,一個白天,總是碰不在一起。他還是詳詳細細地,從剛下飛機到如何租屋,從買公車月票到筆試路考,一五一十地,像女孩報告。也像以往一樣,她的爽約,一字一句,不提。即使這一次,不是像在華納威秀前面只要等九個小時就好………即使這些日子,女孩不回一句………

        忙到沒時間流眼淚了,還忍什麼不流淚?

        直到半年後的某一天,男孩像往常一樣開車回家。回到公寓門口,看到了許久不見的身影。那是他生命的一大半,終於回來了,回到了他的身邊。

        只是,時間稍微晚一點而已………

        還是像往常一樣,男孩走到女孩面前,單手捧起她的臉,輕輕地,把她的淚痕抹去,女孩眼框紅紅地,像是哭了好久,好久。

        男孩,又笑了。

        『你~在~笑什麼?笑~什~麼~~~?!』似曾相識的開場白,同樣的語調,同樣的面容,只是,說話的人跟記憶裡的比起來,眼睛腫多了,臉頰消瘦了。

        『我喜歡看你哭,你哭的樣子好美。』男孩也是像往常一樣的回話。只是這次,他徹底地失敗了,眼淚,再也控制不了地通過眼角,滑過臉頰,流到脖子上,滴進衣服裡。已經忘記了什麼是流淚的感覺的男孩,這才發現,原來,眼淚也可以這麼的熾熱,這麼的歡喜,這麼地令人無法拒絕。以前為何要拒絕流淚?忍住哭泣?

        『我也喜歡看你哭,你哭的樣子好醜喔!』

        女孩,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男孩笑了笑,抬頭望著已泛紅的天空………………

        『男孩子!哭什麼哭!男孩子不許哭!不能哭!』

        這句話,曾經在他的腦海裡佔據了人生的一半歲月,如今,煙消雲散,再也沒有理由讓他想哭的時候不准哭,要哭的時候不能哭………………………
                                                                                                                             ~Henry~

jeree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enry
  • 謝謝轉貼

    是五金百貨啦~__~y在此更正
  • 羊咩咩
  • 好感動

    超讚的,看完又想哭
    最近的淚腺實在是禁不起刺激

    Henry大哥的網誌是哪一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