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身上總是繫著三顆非洲獅子的牙,彷彿生命血液終將與無疆界相連。

    (畫面右andre,畫面左育寬醫師)

他是身上有著三顆獅子牙的男人,

他在撒哈拉沙漠飆過車,

他在查德的烈日荼毒下懸壺過,
他也在西班牙的天空下啃過麵包,

他在大學就操著德語揮舞手術刀,

現在他在網球場上用法文喲喝歡呼,



阿格西曾經是他永遠的偶像,

SHARAPOVA的出現讓他不再支持那老頭,


除了台大醫院也只有各大網球場能見到這男人飛奔起來的身影。



曾經因為尿急在查德叛軍的槍口下苟且,

或是查德黑人的性病觸診經驗,

這是總令我懲舌的andre


在我拼命的用水母、鯊魚、陽光、比基尼的攻擊下,

2006的年初,他夥同一樣是住院二年生的育寬醫師,

趁著不知道哪來的年假,殺到太平洋來了。


雖然我沒有辦法抽出太多時間來做導覽,

(他們好像也不怎麼需要我的感覺)

有朋自遠方來原乃人生三大樂事,

更何況他們還幫我扛了一點都不重的"電子防潮箱"來。



駐外生涯一路走來,隔著海角天涯,

旱土非洲與鹹濕海洋小島的相互打氣,

我們的話題總是圍繞著理性與感性,

平易近人的andre,溫柔而強悍的心臟,



現在的他,我想一定已經是位好醫生了。
                                                              The End..

P.S.想多認識andre在查德的生活::::墜入查德::::

      裡頭有andre跟象群在河邊的合照,,羨慕死我了...

jeree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河馬長浩
  • 都是假的,我不要聽,我不要聽......
    不過帶獅子牙有用嗎?
    我只聽過拔獅子鬃毛.....哈哈
  • jereek
  • 我也是耶,,

    哈哈...
    andre大概認為帶著獅子牙,,
    狗會比較怕他吧..
  • andre
  • 就是欣賞這個人

    好感動喔
    你寫的好真實喔
    好想認識一下這個人阿! 哈哈哈!
    我想他一定讓你覺得很偉大吧
    一定是的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