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老是被丟在圖書館裡..
背著包包跟國林又出現在圖書館..
不挺和善的阿姨,不給影印的影印機,
成堆積塵的藏書,大概只有每天更新的報紙架歡迎我們吧。

三個月的專業訓練,已經漸入後期,
努力學習的心,也開始有倦怠的感覺,
在遇到距離出國的日子越近,心情上越是興奮,
努力了這麼久,這些日子遇到了很多的人,
很多的前輩先進,許多人帶給我智識成長,
許多讓我哭笑不得,都當是過程吧。

圖書館裡有著許多的雜誌期刊,
每當我跟國林沒人要的時候,
就會到這邊來取暖...(還不夠熱嗎?)

疑?
這本雜誌的封面設計好特別,
藏身眾多農業相關的期刊中,特別的吸引我。

The Earth 大地地理雜誌。
嗯!好熟的名字,這是本很有名的雜誌,
可惜叔叔我從不愛唸書,
常聽到卻不曾拜讀過它。

而且親愛的鄭明華大哥
還曾經擔任過它的總編輯,
真是有失遠迎!
好吧!既然我們注定得當個沒人疼愛的小孩,
不如就來翻翻它吧。

順手翻了幾篇文章,這是一本很有深度的雜誌,
很難得的引起了我的興趣,繼續往下翻去,
205期,以"我的野蠻城市"作為主題,
內容大略是在論述著城市人
為了想找回"自然與原始"的生活態度
而做出了改變及努力(或
是傻事),
感覺這是跟我身為農夫身分
有著很大的關連性,
順著雜誌的引導我讀了下去。
幾篇文章中提到在都市邊緣的野蠻天地
或是什麼脫下白袍醫師服種菜去的,
講到有人崇尚追求自然,
挽袖拾鋤的在農田裡當起農夫,
自給自足的過著俯仰天地的生活,
或許在許多人的眼中看起來很酷,
很不一樣的生活歷練,
對於農夫自許的我,
有許多的智識他們還是缺乏的,
在土壤中種植作物,是人們利用土地中的養分、
水分等資源來收穫的,
在科學的觀點上,這種自然農法,
土地的表現最後只會越來越差..

又有張照片的旁白述著:
  自然農法養出碩大的黃秋葵果實....

唉唷..那是過了脆嫩的採收時機,
那黃秋葵已經過老了,難以下嚥。
這道理,
    我想連我那學水利農工的Micheal學長都懂吧!


之後我又翻了幾本前期的大地出來看,
時間真是不怎地匆匆,

每期的大地都有自己的主題,
作者群在利用主題做各方面的論述,
你很難想到的論點或是說法,
都應用在同一主題上面,
特別吸引我的是從201期之後的美編風格,
相當大膽的變幻手法,
不同於過去十年間的設計編排,

常常有盯著某張書中的圖片,
試著猜想拍攝者當時的心境與手法,
我喜歡模仿,我不愛刻板的學習,
從模仿的過程,去激勵創造力,
我自信這方面我有天份。

鄭大哥說:一張圖片需要有感情與故事,
            而且要能說的出來的故事,才算完滿。

努力學習的方向,也許我還年輕,
                                  有許多成長空間,
許多人的鼓勵,我報以感謝,
                           謙遜的我只還想進步。

後記:這篇鬼東西,寫了好幾天,
                                         看來又是敗筆...

  

  

   

  

  

   

  

創作者介紹

Itz' jereek 2007...[ SINCE 1978 ]

jeree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